附属外国语学校隆重举行庆祝教师节暨表彰大会
    2017年9月8日下午,附属西安外国语学校在报告厅隆重举行庆祝第33个教师节暨表彰大会。我校校长王军哲、副校长李雪茹、党委办公室·校长办公室郭武军,附...   [详细]

校报精选

首页   > 正文

布谷鸟知晓——评《战场上的布谷鸟》

 发布时间:2016-03-04      浏览次数:        

《布谷鸟》是这样一部作品。

没有辽阔的冰原,没有高耸的原始森林或是士兵们在皑皑白雪下红肿的脸颊与上过油锃亮的枪支,没有身着小白裙踮起脚尖跳舞的少女——甚至连身为俄罗斯标志物的烈酒伏特加也没有。所以,对比其他反战题材的俄罗斯电影,这部集浪漫与文艺于一身的电影看起来尤为与众不同。

它不是俄罗斯姑娘耀眼华丽的萨拉范,只能算是旧时农家女子除草耕田时穿着的巴鲁哈——朴实、自然,充满着冻土与青草的腥味。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却是家家户户必不可少的日用品,在必要时就摇身一变成为节日的新裳,更比前者多了一份屋前舍后生活的充实。

而故事的女主角就好比是那条“节日的巴鲁哈”。

在她仿佛隔世仙境的领地里,山毛榉木搭就的小屋就是她的宫殿,麋鹿蜷在圈子里,狗儿快活的绕着湖泊的堤岸,两三以及那连绵着好似淡蓝色锦缎般的光滑柔软的湖泊和枫糖色的挺拔的白桦林。时值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被俘虏的芬兰士兵魏伊科,逃过空中轰炸的苏军少尉邵欧德,以及独自生活在的拉普族姑娘——安妮、谷顾什卡,更是故事中歌唱和平的布谷鸟的化身。

三个人。他们各有各的立场与想法,甚至连语言也不甚相同,却在同一个屋檐下鸡同鸭讲、似懂非懂、误会连连的与彼此相亲相爱起来,这也为他们的同居生活添了笑话无数,唯一不说谎也没有误会的是眼神与身体的交流,在不断的磨合中,他们尝试着理解、爱与被爱。

在导演阿·罗果什金的执导下,这部看似文艺的搞笑片里其实蕴藏了极为深刻的反战思想。

首先,这三人虽然立场不同,却同是被战争所荼毒的无辜人民。如魏伊科,被钉在北欧森林里的一块岩石上——他的右脚脚踝栓了铁链,铁链的一端连着铆钉,而铆钉被砸进了坚硬的岩石。

在一些影评中,这个孤独的战士面临的窘境被描述成导演以此影射希腊神话中被俘的普罗米修斯。但说到底,魏伊科仅仅只是一个被强迫的芬兰学生,他所说和做的任何言论与举动,皆是彰显了他渴望自由与厌倦战争的心理。

而邵欧德,一个受排挤的下级军官。他浑身都散发着一种腐朽的阶级斗争思想主义,却出人意料的喜爱诗歌,将叶赛宁的照片放在身上以此激励自己,甚至为魏伊科与安妮的两情相悦而嫉妒的发狂。这些事让他们看起来不像是合格的军人,反倒更像是两个尚未成熟的孩子。

可若是在战火纷飞的世界里,魏伊科与邵欧德也只可能在你死我活的状态下相遇——但现实是,他们相遇,于安妮来说,也就是布谷鸟只为过冬食物发愁的世界。

有了两人坐在山光正好的湖边,用彼此无法听懂的语言一齐道出对诗意生活的向往;有了三人共同为过冬的食物发愁:邵欧德煮了毒蘑菇汤而魏伊科把布谷鸟刚刚整理好的木头又搬回了原处——甚至是当邵欧德误以为魏伊科要伤害他时对魏伊科开枪,濒死时,那人的口中却依旧是让他困惑的芬兰语:战争,结束了。

导演选用简谱粗狂的镜头拍出布谷鸟招魂时与死神之间的拉锯:红与蓝,活着与死去,狗吠与寂静。神秘的招魂术使魏伊科重生,甚至邵欧德也获得了新的生命——于是在又一个朝霞出现的黎明,他们离去,穿着布谷鸟为他们缝制的兽皮,“回到了养育他们的地方”。

故事的结尾,邵欧德问魏伊科:“你会迷路吗?”

魏伊科没有回应,邵欧德也转身离去。在他们漫长的回家路上,他们会迷路吗?

也许,布谷鸟知晓。

媒体西外

更多

西外校报

更多
绿、红、黑、白,...
三尺讲台育英才 ...
一本《文化苦旅》...

西外广播

更多

学校地址:西安郭杜教育科技产业开发区文苑南路 邮编:710128 电话:86-29-85319274 传真:86-29-85319000

陕ICP备05001583号-1, 西安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站长统计-当前在线: 0 位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