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属外国语学校隆重举行庆祝教师节暨表彰大会
    2017年9月8日下午,附属西安外国语学校在报告厅隆重举行庆祝第33个教师节暨表彰大会。我校校长王军哲、副校长李雪茹、党委办公室·校长办公室郭武军,附...   [详细]

校报精选

首页   > 正文

我所希望的生活

 发布时间:2017-06-07      浏览次数:        

“我幻想能朝九晚五地工作,在绿树成荫的地方有一所白色栅栏的房子,庭院里盛开着粉色的玫瑰。”
      不晓得鲍勃·迪伦在什么年纪,什么心情下说出这句话。聚光和拥趸开始多了,本来就对生活和世界充满了困惑并试图反抗,而当这一天似乎实现和到来的时候,他发觉这种反抗其实虚无与自我,他不需要也不愿意代表任何一个群体发出任何感人和具有引导性的言语,他要的绝对自由和绝对沉思后的爆发,于是他开始消寂,也开始下一段征途。也许永远都是这样,直到他的心脏终究停止跳动的那一天。
      他是一个流浪汉,他是一颗滚石。在纷乱中、在世界的翻腾中找寻他找不到又很渴望的东西。他大声地说出来,以很自由佷不羁的方式。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注定是一个不太太平的年代。一方面一些遵从命令的美国青年在越战中拼杀、流血、牺牲;而另一些代表美国典型左派的青年开始穿着奇装异服、蓄起长发,高喊“做爱不作战”来进行坚定的反战斗争,成为裸着弹吉他、唱blowing in the wind的嬉皮士们。
      迪伦很明显是属于后者的,但他的反抗又显现出不定,在唱出了很多歌写出了很多词后他突然选择消失在公众的视野当中,选择宣告死亡来长时间浸淫在一种外人看来“无趣”的生活里,为什么呢?
      其实没有人能给出答案的,很少有人能读懂迪伦的。就像这次在颁奖前他又消失在人前,而且不让任何人可以确定他能否出现,而人们很明显也接受这样的事件了,这就是鲍勃·迪伦。
      我非常喜欢文首的那句话。它是态度和信条,也是不断地自我反抗和世界对抗后,迪伦心里为寻求港湾的而吐出的一句戏言。
      世界那样被撕裂,我只是想要一个顺其自然的停歇。
      这又十分像右派价值观里那种温和家庭的感觉,但其实不是,只是营造的氛围和画面太像了。
      我所希望的生活,是能像在瓦尔登湖旁边,不用担忧战乱和歧视对人心的侵蚀,不用站在世界遽变的风口浪尖上质疑和询问我的归属,而只是静静地诗意地唱出几首歌,哼出几缕调,在空气里凝结出几个字,然后就随风而散了。
      我有着如此强烈的咆哮,是因为我忘记了前生我如何安宁而有序又不慌不忙无忧无虑地生活在一个和谐美好的世界里。
      于是我像一颗石头,棱角分明,纵然不知方向地驶过了很多时间很多路途,我依然就着晚阳的光辉,骄傲而淡漠,特立独行宛若初年地不知疲倦地前行着,我不代表任何人,又因为这世界损害着很多人而抗议,我的寻觅理想又矛盾,我不得不时不时的停下来躲一躲,轻轻地叹息,小心地沉思。
      迪伦允了许多人慰藉和呐喊的寄托,但人们总是时时刻刻感受到他有意无意的疏离。
      周梦蝶在他六七岁的时候,就伸手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小圈,说他只要在里面种几棵树苗,有几本书,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
      木心自嘲在爱情上柳暗花明而无一村,人生家破人亡断子绝孙,说来说去全靠艺术活下来。他总与旅美作家圈保持距离,一生缺少一个强有力的结尾,一生中在黑暗中大雪纷飞也在大雪纷飞中逝去。
      他们的境遇与时代不见得与迪伦相像甚至无借鉴之处,但他们的精神都渴望一种相当自我的归去,不管有没有过颠沛流离。
      虚无,加上乌托邦;疯狂,又伴着逃离。我们已经离他们的时代远去了,我们只能静静地平瞻着,猜测着,期待着,他们能最终在哪个终点停下来,或是重新开始。

媒体西外

更多

西外校报

更多
绿、红、黑、白,...
三尺讲台育英才 ...
一本《文化苦旅》...

西外广播

更多

学校地址:西安郭杜教育科技产业开发区文苑南路 邮编:710128 电话:86-29-85319274 传真:86-29-85319000

陕ICP备05001583号-1, 西安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站长统计-当前在线: 0 位 ,后台管理